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乙肝HCC晚期新药研发,阿特珠单抗联合贝伐单抗,有望

发布日期:2020-09-26 15:54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接受阿替唑+贝伐单抗治疗的受试者中,有57%的受试者(n=329)和接受索拉非尼(n=156)的受试者中,报告了3-4级不良事件(AE)。最严重的5级不良反应发生率分别为5%和6%。接受阿替唑+贝伐单抗的受试者多于索拉非尼组(12%对3%)。免疫介导性肝炎发病率在2种治疗方案之间具有可比性,且它引起特别关注的不良事件的发生率也相似,且大多为轻度(1-2级)。

EASL 2020大会上,研究人员指出,10年来,对晚期肝癌的系统治疗药物开发,多数局限于单一选择。但是,索拉非尼等新疗法药物开发的研究结果显示,一些新开发用于治疗晚期肝癌在研新药有助显著改善以往难以治疗情况下的患者生活质量。2020年8月28日,3个研究小组提交了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为晚期或不可切除的肝癌患者,提供新开发药物的治疗方案。

2020年欧洲肝脏学术研究大会上(EASL 2020),来自全球各地的肝病领域研究人员给出了对新的晚期肝细胞癌(HCC)患者治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同时,给出对晚期或不可切除HCC的3种不同新疗法的安全性结果,有望成为预后不良患者的新选择。

乙肝HCC晚期新药研发,阿特珠单抗联合贝伐单抗,有望成新标准

肝癌,是目前全球第2大癌症致死原因,肝癌占原发性肝癌的90%以上。约90%的肝癌与广泛的危险因素有关,比如慢性乙肝或丙肝感染、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酒精摄入和黄曲霉毒素暴露。肝细胞癌患者的预后仍然很差,比如在欧洲,在监测下被诊断为任何阶段肝癌患者的3年生存率估计为47.3%,而在未接受监测的情况下,被诊断为肝癌患者的3年生存率低至21.8%。

来自法国古斯塔夫-鲁西癌症中心的Michel Ducreux教授对上述晚期肝癌新药开发联用原文评述:“阿特珠单抗(Atezolizumab)+贝伐单抗(bevacizumab)(阿替唑+贝伐单抗)总体上耐受性良好,这类药物联合使用所发生的不良事件可以控制。结合以往疗效终点看,这次欧洲肝脏大会公布的数据表明,阿特珠单抗+贝伐单抗应被视为未接受过系统治疗的不可切除肝癌患者的新护理标准。”

在这项按照每日2次,随机、开放性试验中,对未接受全身治疗的不可切除肝癌患者,接受1200毫克静脉注射阿特珠单抗+15毫克/千克静脉注射贝伐单抗或400毫克索拉非尼。研究人员指出,目前全球这些用于晚期肝癌的新药开发联合使用治疗的总生存率和无进展生存率的改善,在本试验中已有报道。阿特珠单抗的中位治疗时间为7.4个月,而贝伐单抗为6.9个月,索拉非尼为2.8个月。

然而,近年来,越来越多新开发的用于晚期肝癌患者药物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有希望改善这一前景。IMbrave150研究,已经发表在2020年欧洲肝脏学术年会上,现在发表在全球4大医学期刊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研究了阿珠单抗(Atezolizumab)和贝伐单抗(bevacizumab)(阿替唑+贝伐单抗)与标准系统疗法索拉非尼的联合应用。

小番健康结语:以上研究数据和结论发表在2020年欧洲肝脏学术研究大会上,作者是Richard Finn、Michel Ducreux、Bruno Sangro。其中,Michel Ducreux还获得了罗氏公司、默克公司、拜耳公司和凯赛特公司的临床试验资金,呱呱马经图库88全年历史图;Bruno Sangro收到了百时美施贵宝公司和Sirtex医疗公司的补助费。本文主要介绍,肝细胞癌(HCC)的新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为晚期HCC患者带来希望,发表在2020年8月28日EASL2020上。